歡迎您:光臨浙江省中小企業網 返回首頁
大國重器與杭氧一家人
發布時間:2019-01-04   來源:浙江日報

  今年元旦,當人們在享受假期時,陜西省榆林市大保當鎮工業園區內,杭州杭氧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正緊鑼密鼓地進行神華榆林3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的吊裝作業。零下11攝氏度的施工環境下,吊機起落有序,工作人員各司其職,力求在農歷春節前完成3套設備的封頂工作。

  這3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是杭氧繼神華寧煤6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落成后,在特大型空分設備制造上的又一重大項目。十萬等級空分設備制造,這個曾經被國外企業壟斷的技術,如今已成為杭氧的“金字招牌”。

  回望過去,杭氧的發展史正是一部中國空分設備制造史。1950年至今的69年里,從中國第一臺制氧機,到十萬等級空分設備,杭氧深耕空分設備制造領域,從一座“鐵工廠”蛻變為國際空分設備制造行業“領頭羊”。

  杭氧副總經理周智勇家里,走出了三代杭氧人。歲末年初,我們拜訪周智勇一家,聽他們講述杭氧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第一代

  老父親周榮棋

  朱德對杭氧的評價,

  他至今倒背如流

  空分設備是冶金、化肥、煤化工等行業的重要裝置,為生產提供充足的氧氣、氮氣等工業氣體,被稱為“現代工業之肺”。而中國空分設備制造技術的“源頭”,就在杭氧。

  從杭州市區出發,大概兩小時車程,我們在諸暨市東和鄉施塢村見到了周智勇89歲的父親周榮棋。新中國成立初期,他隨鄉鎮干部支援工業的潮流進入杭氧,直至退休。在他這里,我們聽到了關于中國空分設備“源頭”的故事。

  得知來意,這位耄耋老人打起精神,與我們談起曾經的杭氧,滔滔不絕。

  “我進杭氧時,杭氧剛剛研制出中國第一臺制氧機,為新中國取得歷史性的突破,所有杭氧人都干勁十足。”周榮棋跟我們說,那時,攻關成功的喜悅仍彌漫全廠,他從同事那里詳細了解到了那段歷史。

  隨著周榮棋的回憶,我們打開了杭氧的發展史,那個艱苦奮斗的年代,在眼前逐漸清晰起來……

  1952年,杭氧的前身浙江鐵工廠接下國家機械工業部生產制造第一臺制氧機的任務,杭氧人開啟了一段攻關克難的征程。

  “看仔細,別鉆歪了。”杭氧的老工廠里,工人們正在為制氧機精餾塔的塔板鉆孔。

  這可是一項大工程,精餾塔有43塊塔板,工人要在每塊塔板1平方米的范圍內,鉆出11萬個直徑為0.8毫米的小孔。每個孔要求大小一致,兩面光潔,稍帶毛疵,就會影響機器質量。因為缺乏專用設備,400多萬個孔都要由工人手工鉆出,稍有差池便會前功盡棄,每個工人都緊繃著神經。

  面對如此苛刻的要求,工人們的努力顯得如此單薄,制氧機的制造在這里卡了殼。但完成國家使命的擔當,讓他們沒有停下腳步。他們日夜動腦筋、改工具、做試驗,最終一臺廢棄不用的破舊鍘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能不能用鍘機沖孔?”經過設計和改造,破舊鍘機被改造成一臺沖孔機,一排針頭就像一列步伐整齊的士兵,“唰、唰、唰”地向前面跨出去,每跨一步,塔板上便出現9個精光、滾圓的小孔。給塔板鉆孔的難題迎刃而解。

  “這只是九牛一毛,不管有多少‘攔路虎’,當時,我們都要努力跨過去,那時的杭氧是國家的門面。”周榮棋目光堅定。

  195613日,制氧機試車現場,吊車用鐵鏈將臥在地上的精餾塔慢慢豎起,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全神貫注地盯著液面指示器。水柱冒著氣泡緩緩上升,氣體從制氧機中源源不斷地涌出——制氧機成功出氧,這股純度達99.2%的氧氣,被譽為中國空分設備史上“零”的突破。

  中國第一臺制氧機讓杭氧一戰成名,隨后幾年,杭氧先后擔綱國家多種型號制氧機的研發。走進杭氧臨安制造基地主樓,“奮發圖強、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勤儉建國”的題字引人注目,這十六個字是朱德1964年寫給杭氧的,周榮棋倒背如流。“杭氧的擔當是獲得國家肯定的!”他驕傲地說。

  誠然,空分設備只是工業領域的一個分支,但在那時,工業領域每邁出的一小步,都是中國工業發展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縱觀新中國成立初期工業發展上的突破,不難發現,國企在其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而杭氧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坐在周榮棋家的院子里,我們繼續聽老人講述著第一臺制氧機量產后,杭氧接二連三的技術突破。冬日的暖陽灑在老人臉上,滿滿的驕傲和自豪溢于言表。

  第二代

  技術中堅周智勇

  他腦子里就一件事,

  只有創新才能保住企業

  走在杭氧臨安制造基地填料生產車間里,一個由鋁箔片層層卷成的巨大圓盤引起了我們的注意,每一層鋁箔片上都均勻分布著小孔和細密規則的紋路。“這是什么?”對于從未見過空分設備內部結構的“門外漢”來說,杭氧臨安制造基地的一切,都讓我們感到好奇。

  “這是規整填料,是空分設備精餾塔的精餾內料,提高空分設備氧氮產品純度和出氧效率全靠它。”周智勇曾擔任杭氧的設計研究院院長、總工程師,對空分設備的結構了如指掌,在制造基地這一站,他成了我們的“導游”。

  “你們看,那塊填料的直徑有6米,是國內最大的規整填料,在國際上也是首屈一指。”周智勇指著放置在車間角落的一塊巨大圓盤說,“這塊填料是杭氧填料生產技術水平達到國際領先的證明。”

  盡管離開一線多年,但每次來到生產線,看到曾經與自己朝夕相處的空分設備,他都能回想起那段自己沖在創新最前沿的時光,那也是杭氧發展最關鍵的時期。

  20世紀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中國經濟體制逐漸從計劃向市場轉變,失去計劃保障的國企像被移出溫室的花朵,在市場的搏擊中舉步維艱,國企拖經濟改革后腿的狀況變得日益明顯,不少國企從那時起走上下坡路,甚至一蹶不振。

  杭氧同樣經歷著那個時代國企的陣痛。伴隨著中國冶煉、化工行業的飛速發展,外國空分設備進入中國市場,中國空分市場變了天。

  “那時,跟外國企業相比,我們的技術不值一提。”周智勇說,技術上的差距讓杭氧的產品始終無法與外國企業的產品競爭,失去了市場份額企業就辦不下去。那時,他正在杭氧技術開發處流程室,參與研發新一代空分設備,追趕國際水平。

  “我們手頭僅有國外企業樣本的簡單流程圖,沒有其他資料可作參考,也沒有經驗可借鑒,只能自己摸索。”周智勇說,為了搜集資料,計算參數,他跑遍了大江南北,去化工企業學技術、看設備。“當時腦子里就一件事,杭氧的命運掌握在我們手里,只有創新才能保住企業。”

  “你看到這些填料上的細紋了嗎?這些細紋的分布要經過精密的計算和設計,十分之一毫米的誤差,都會對出氧的效率和純度有影響。”周智勇拿起一片填料告訴我。很難想象,20多年前,為了這迷宮一般的紋路,杭氧人經歷了多少個不眠之夜。

  1998年,周智勇參與研發的第六代空分設備橫空出世,杭氧的空分設備技術水平登上了一個全新的臺階,設計、制造技術達到了20世紀90年代國際先進水平,杭氧也獲得了在市場經濟中生存發展的資本。很快,第六代空分設備技術被應用在寶鋼三萬等級空分項目,結束了我國三萬等級空分設備長期依賴進口的歷史。

  破繭之后終成蝶。杭氧憑借這股子創新精神走出國企困境,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在市場經濟的搏擊中闖出一片天。

  第三代

  “80后”周欣海

  當父親的畫面出現于央視,

  他的內心燃起鴻鵠之志

  寧夏銀川靈武,在這片戈壁荒原上,矗立著兩個“全球之最”——

  一個是全球單套規模最大的煤炭間接液化裝置——神華寧煤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俗稱“煤制油”)項目,每天將數萬噸的煤炭氣化、合成再液化,變成萬余噸煤基液體燃料,包括最優質的航空燃油。

  另一個是為這個“煤制油”項目提供生產所需氧氣的12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這12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是當今全球最大的空分集群,每小時可產生120多萬立方米的氧氣,足以充滿1.4個北京“水立方”。

  12套空分設備中的6套由杭氧研發制造,這6套設備的問世打破了國外企業對十萬等級空分設備的壟斷,為我國重大裝備國產化樹起了又一座新的里程碑。

  這6套設備是包括周欣海在內所有杭氧人的驕傲,也是周欣海的目標。

  1988年出生的周欣海畢業于香港理工大學,受父親周智勇的影響,從小就對大型工程感興趣,立志成為一名項目工程師,2014年,他夢想成真,進入杭氧空分設計研究院,成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杭氧三代”。

  工科出身的周欣海不善言辭,但我們仍能在與他的交流中感受到那份對技術的執著追求——一聊起手頭的工作,他如數家珍,各種各樣的學術名詞從嘴里蹦出來。

  “來到杭氧后,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我們問周欣海。

  “大概是神華寧煤出氧,那天我們都很激動。以前這些設備只有國外企業能做,現在我們靠自己做出來了,而且做得很成功。”周欣海告訴我們,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夠負責神華寧煤這樣的大項目。

  周欣海并非好高騖遠,神華寧煤項目啟動時,那支項目研發團隊的平均年齡不足35歲。

  在杭氧,技術創新的接力棒從未停止傳遞,每年來自全國高校的畢業生進入杭氧,投身到空分設備的研發當中,像周欣海這樣的年輕人早已經成為設計研究院的主力軍。

  為了了解這批年輕科研人員的工作狀態,我們在周欣海的辦公室觀察了3個小時,這當中,光是不同規模的分析討論就有五六次。除了同事之間的交流討論,杭氧還會定期組織設計空分制造各個領域的培訓和學習,資深科研人員的傳幫帶讓周欣海受益良多。

  “我喜歡這里濃厚的科研氛圍,在其他企業,我只能接觸到與自己工作有關的知識,但是在這里,我能了解學習關于空分的全部知識,杭氧很重視年輕團隊的培育。”周欣海說。

  201831日,杭氧為神華寧煤打造的6套十萬等級空分設備登上央視《大國重器》第二季第四集“造血通脈”,周欣海和他的父親周智勇一起守在電視機前收看了紀錄片,當時任杭氧總工程師的父親出現在電視畫面上時,周欣海藏在內心的鴻鵠之志再次燃起。

  “父輩曾經是杭氧科研的頂梁柱,而我們則要撐起杭氧的未來。”周欣海說。

 

 

打印】 | 【關閉頁面
三地福彩走势图